网络孔子学院

化石游记之夜行藏龙涧三

小石头疯了。小石头夜里冒雨从浆水泉进山了,走的是一条他曾经在里面迷过路的山谷,计划中说是要走藏龙涧。小石头从来没有在白天走过藏龙涧,小石头其实根本不认识路。小石头想走藏龙涧是真的疯了。
自从他上次不小心碰到了那把梳子的时候起,小石头就不正常了。

那还是在去年秋天的时候,我们一起在夜里穿行藏龙涧。那次我们在山谷里遇到了一把挂在树枝上的梳子,那把莫明其妙地用红绳挂在山谷中央的梳子,那把后来经岩石确认是禁固着某个女子灵魂的梳子。因为意外,所以害怕,因为诡异,所以印象深刻。
在这之后的另一次夜行时,因为这把挂在路中间诡异的梳子,我们变得小心奕奕,一路上都心中惴惴,生怕一不小心碰到什么或遇到什么。真的是很怕那梳子,怕那梳子中的什么,怕那梳子背后的什么。
可小石头分太不小心了,也许是他太紧张了,也可能是有某种力量在左右着他,他竟然撞上了那把梳子!从第一次遇到那把梳子,到他一头撞上那把梳子,好象间隔了很久的时间了,可那梳子一直好好地挂在那里,等他那晚去一头撞上。
也许当他一头撞上梳子的时候,他的心也狠狠地颤抖过吧,正如走在后面的我一样。当我看到他伸手打落前面的蛛网,先是左臂,接着是头,撞上了那把梳子的时候,时间好象凝结了,终于有人撞上了。
小石头长得黑,是真的黑,黑得扎眼,因为长得黑在一次出行途中还曾被误认做非洲黑人过。按说长得黑是避邪的,至少是不信邪的。可小石头你再黑也别去碰那把梳子啊!你脸上还蒙了快黑头巾也没用,你碰上了,你遇到麻烦了。
自从他不小心碰到了那把梳子的时候起,小石头就不正常了。十月一去秦岭的时候,大家就有所发觉了,当时小石头的行踪就已经很是诡异。那晚在山中的那个鬼屋前扎营,小石头的表现很是让你怀疑,他抢先把帐篷扎在了最靠近那鬼屋门口,谁也说不清楚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早上起床时小石头面色灰暗,鬼鬼祟祟。好多的事情没人敢讲,其实当晚营地上有敲击地面的咕咚声不断,其实当晚鬼屋中有好多恶梦般的异响~~~~~~
其实在小石头碰到了那把梳子之后,他就失踪了,一直到泰岭活动才又神密地出现。从秦岭回来后,小石头再度消失,直到这次出现,并且召集人进山。是受到了什么召唤?还是他在蛊惑?
同小石头一起进山的,还有岩石。岩石也出问题了,未婚的小朋友岩石,纯阳童子应该能避邪的,不该受到小石头的蛊惑。可是岩石也出问题了,岩石同小石头一起在雨夜里从浆水泉进山了,想经过藏龙涧穿行到中井村。岩石同小石头一样,从没在白天走过那条山谷,也没在白天走过藏龙涧。
岩石可不黑,他白,很白净。可能是由于太白了吧,所以没能抵挡那把梳子的诱惑,或是因为太白净了,才被那把梳子后面的什么盯上了。翻看一下八宝洲的活动记录,岩石也失踪了好久了,在遇到那把梳子后,他好象也只是在秦岭活动中露过一面。难道?岩石在我没有看到的时候也碰到了那把梳子?是你最先提醒大家小心那梳子的!岩石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蛊惑着你非要在这个雨夜去藏龙涧?
春夏秋冬也去了。春夏秋冬是谁啊?他好象就是冲着藏龙涧来的,一来论坛就喊着要去藏龙涧,还非得夜行,很值得怀疑。具说,大家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就是在藏龙涧里。他是从藏龙涧来的,来召唤小石头吗?来召唤岩石吗?
还有个可能被蛊惑的是谈谈,是他最早想着夜行藏龙涧的。不过当时,不知道会遇到梳子啊,他未卜先知?还是那梳子就是他挂的?难道他就是那梳子的幕后,种种迹象表明很有这个可能。如果没有什么图谋,他为什么要在这个雨夜送我们进山呢?是在送我们入局吗?
810分,我们登上了山梁。
真正的恐怖是从到山脊后才开始的。
刚一登上山梁,进入眼帘的首先是两枝白帆,新坟上的插的那种,绕过。
坟头可以绕过,但恐惧袭来,再也绕不过了。
带着心中的阴影,开始出幻觉了,清晰的山路一直通向柏树林里。我们在树林外驻足讨论,进还是不进。
传说中的狐仙领路就是这样吧,一只狐在前面,提灯引路,大家一起走上迷途。没有看到提灯的狐,头灯一样可以引我们走上歧路。头灯照在那里那里就隐约出现路的痕迹,向那个方向走都好象是路。原来可选的路多了,才不知道走哪条路。
就这样,幸运地走出了山谷后,我们理所当然地开始迷路。
“我化石不是总迷路吗,大家觉得这次向着化石认为对的反方向走,怎么样?”竟然没有人反对。
顺着山脊,沿着山腰,一直走到反悔才回来,1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迷掉了。似乎听到队伍中有人在冷笑,有鬼!
在念了无数次啊弥陀佛后,抬头一看,我们到了向藏龙涧的垭口了。
一切开始向着好的方向进行了。省掉山顶讲鬼故事的计划吧,还讲,再讲把领队吓坏了怎么出山?
在我们决定将错就错,继续向前走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座山顶废弃的破房子旁边。旧房子,破败的房子,阴气最重,会闹鬼的。
“小石头,~~”我喊。想说你进去看看吧,可没敢出口,不能节外生枝了。他已经不正常了,很有可能他正在找机会引我们入局呢。
也怪了,他没有动作,没有进那鬼屋。现在想起来,这本身就很不正常,他可是没事儿找事儿,没有困难创造因难的主儿,有这么个鬼屋,不探一下多可惜。
岩石也没有过去,所有人都没有过去,全跟着我从旁边绕过。唉,看谁都不可信,可也没有把柄可抓,郁闷啊。
就这样,我们走过了山腰陡坡,走过了无尽的柏树林~~~~~~~
鬼打墙。这一路我们都走过了哪里,不知道啊。
也可能是一直在原地转圈儿吧,就象传说中的,在外面走夜里,走啊走啊,没有尽头的路。
进了村庄,是中井村,原来就是我们计划中的出山口,小石头的车就预先放在了中井村。
1040到家,总算安全了!
对了,藏龙涧夜行,我们竟然没有找到藏龙涧。没找到就没找到吧,安全就好。
好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