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除了徐悲鸿还有谁画马比较有名

《马》常玉---中国现当代美术作品欣赏




二十世纪的西方对于艺术是一个异常活跃的时期,丢弃包袱后觉醒的中国人已开始自觉寻找与西方对话的可能。最早留学求法的艺术家都无法逃脱拿来主义的阴影,但对于天才画家,上帝却很自然地产生了偏爱。常玉便是早期先行的佼佼者。
常玉(1900-1966),本名常有书,生于四川顺庆。9岁随赵熙研习书法,后又随父学画。这般经历为其日后半个世纪的欧洲生活依然保持浓厚的东方情怀,儒、道审美与思辩,从而最终达到“自然”程度上的中西结合是分不开的,常玉早年赴日本习画,1919年转赴法国,差不多同一时期与林风眠一道考入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校,1921年应徐悲鸿相邀,同游德国,在许多富藏名画的博物馆里大开眼界。毕业后曾一度回上海,不久即又返回法国。常玉擅长油画、水彩,油画受表现派和野兽派影响,但其作品更为简括、明亮,大多由浅色块构成主调,期间突出小块乌黑,颇为醒目。早期留学海外的画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她)们都具有很深的国学修养,有一些已经在国画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而世纪初期的中国,民族的文化生态保持还算完整,没被破坏。洋人的文化还是洋人的文化,中国的文化还是中国的文化,相互之间都有自己的一整套的美学体系。中国画在自身的语言发展上一直都很圆满,导致大批精英人才海外求法是民族兴衰大势使然。政治上的失利成了一个导火索,西方的殖民意识的侵犯,使热血青年愤起抵抗,静而思索求进之路,总结以洋法来制洋。不管常玉有没有这种大责任在心中,但时事上,他也以个人的身份作出了选择,到法国留学,取法外之精华。由于画风独特,在二三十年代的巴黎已颇有名气,但这些好机缘并未被任性、敏感的常玉把握住,以至一生穷困潦倒。所幸的是,原预备40余幅作品在台湾展出,作品运到,人却谢世(1966年在巴黎因瓦斯中毒逝世),于是这些作品被保存在台湾历史博物馆。
1919年的法国,当之无愧是世界艺术的中心。野兽派、立体派、未来派、表现派群起,常玉美术思潮异常活跃。常玉作为一个学习西画的青年,很自然会受到以上画派的影响,也会有激发绘制方面的借鉴。多年的学习实践后,出现了很多东方人学习西画的通病,自己的画拿到沙龙和人家的作品放到一块展出,容易被对方“吃掉”。达不到一个自我的存在。常玉在画作中敏感的发现这一点,也不用去强求,自觉之中中国的文化开始入进巴黎的亚麻布和油彩。如常玉在30年代画的油画作品《马》,抛开材料,直读画面本身,它更像一幅写意国画小品。色调采用排比,以近似墨色的浓、淡、干、湿、焦来表现。更有意境和逸趣在画中萦绕。实可上接八大山人、扬州八怪一路。是明确的精英文化的代表。小马在画中形的处理概括简洁。有中国民间瓷泥玩具的意味——与雕塑家布郎·库西达到艺术上的异曲同工之妙。
作品《马》画面呈三段式构图,取国画深远式原则,视觉上更适合东方人欣赏。作为一种世界性的大画种,油画只是在媒介上被西方强调了。常玉做为一个中国籍画家采用这些媒介材料,而画出了自己“胸中之竹”,东方的儒、道、释情结。这种成功的结合所折射出的特殊美感的光环,使我深信也同样会打动巴黎的艺术家们。
由此而得出在二十世纪初法国艺术的鼎盛是世界艺术所参与的互动产生的。东方的意像式表达对于西方近代思潮的涌动也是一份财富。
在艺术之都巴黎做一个职业画家会很难,常玉却在巴黎这样工作了几十年。在中国旅法、留法的画家群中,常玉名气很大,1930年他的名字就已载入《法国现代画家大辞典》。30年代他在巴黎第十四区蒙巴丝有一宽敞漂亮的画室兼居室。1933年,徐悲鸿再度来巴黎筹办“中国现代绘画展览”时,就常借常玉的画室举办各种沙龙活动。常玉的作品也常被选入巴黎“独立沙龙”和以严格著称的“丢尔利沙龙”。后者有具像沙龙之称,是针对“国民美术协会”的保守性而组成的,入选者十分不易。常玉的艺术成就虽然得到了专业内部人士的肯定,但和大众文化却产生了很大的偏离。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型的画家,使常玉更不会来玩商业炒作的伎俩,理所当然旅居海外半个世纪期间也就一直没能逃离过贫穷的困扰,但他亦一直没有因此而放弃对艺术真谛的追求。
常玉在巴黎时曾与哈蒙兹男爵的女儿结婚,三年后离异,得美国著名摄影家罗勒·法兰克的帮助到美国纽约进行了两年多的艺术活动。常玉擅长用均匀流畅的线条或清雅和谐的色彩表现女人体,他画的人体非常单纯洁净,有点像中国木刻绣像和民间瓷器的手法,整副画的构成极为简洁省净,既没明暗,也没背景,但整个感觉完全是西方式的,人体被有意拉长,变形也很有韵味。作为一个中国籍的画家,在画面中,东方文化也是一定会有所进入,有浓厚国画意味的马,可能在常玉大量的人体绘画中不占主体风格,就作品本身而言却是成功的个人作品典范。常玉有很好的色彩修养和表现功力,画风非常自由,格调高雅,在中国早期旅法的画家中,常玉是最具前卫姿态的画家之一。只是他漂泊异域多年,其才气,作品一直不为国内同行所了解。1984年5月,巴黎东方画廊又以“常玉三十年素描与水彩作品”为主题,展示了常玉独特的素描、水彩成果;1987年9月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举办常玉油画展,展出他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的创作成果;1988年3月台北市美术馆隆重推出“中国早期旅法画家回顾展”,也重点展出了鲜为人知的常玉的油画作品。之后,台湾还不断有常玉的展事。由此及彼,大陆也因此逐渐了解这位漂泊海外多年,但艺术风格独特的油画家。目前,大陆美术界也开始注意介绍常玉这位美术史上的“大材”的艺术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