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雷雨》中侍萍的情感历程

一、不是冤家不聚头——情感处于真空阶段(开始)
  我们试想一下,三十年的时间,能冲淡多么浓烈的爱恨情仇!三十年的时间,能愈合多么严重的伤口!侍萍的感情怎么可能在三十年后还保持原有的温度?如果有人说,三十年前的爱已经变成了三十年后的恨,那么这个结论是站不住脚的。因为爱的另一副面孔不是恨,爱与恨不是相反的感情,而是同一种感情的不同面孔。爱的对立面是冷漠。周国平先生在《爱的反义词》中写道:“爱的反义词是什么呢?哪一种情感状态与爱截然相反呢?是爱的毋庸置疑的对立面呢?回答只能是:冷漠。”
  如果说孤独是爱心的没着落,恨是爱心的受挫,那么冷漠就是爱心的死亡。三十年后的侍萍,心中早已没有爱恨情仇,有的只是心如止水。执著是惑,悲观何尝不是惑?因为看破红尘而绝望、厌世乃至轻生,骨子里还是太执著,看不破,把红尘看得太重。这就好像一个热恋者急忙逃离不爱他的心上人一样。真正的悟者则能够从看破红尘中获得一种眼光和睿智,即使他身在红尘也能够不为红尘所惑,仍能保持超脱的心境。
  假定侍萍是那个热恋者,那么她已经从热恋中解脱出来。对于不爱她的周朴园,既非远远躲避,也非苦苦纠缠,而是可以平静地和他见面了。
  二、多情总被无情恼——情感处于一触即发阶段(发展)
  当初侍萍离开周公馆时,肯定是满怀凄凉悲愤的。虽然是家族的力量逼走了侍萍,但是周朴园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那时的侍萍在怨恨周朴园的同时,也会想到那些山盟海誓的日子。在以后漂泊流浪的日子里,她会独自流泪,一遍遍舔舐自己的伤口;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随着大海和四凤的相继出生、成长,侍萍的眼泪必定会越来越少,偶尔也会露出欢颜。时间冲刷了一切,抚平了伤口。侍萍也渐渐淡忘了自己的那段感情,也许在内心深处她已经原谅了周朴园,甚至原谅了周家的人。现在她来到了周家,见到了周朴园,也许有过一阵眩晕;但是,很快理智战胜了感情,她恢复了清醒的状态,用平静的心情和他见面了。在后面的精彩对话中,侍萍的心情是有波动的,就像平静的湖面泛起丝丝涟漪。
  当周朴园听说眼前的这位“下人”来自无锡,便想获得一点有关“梅家小姐”的信息,但又不愿明说,闪烁其词时,侍萍有点被激怒了,但是她仍然尽量克制自己,只不过语言中已经有点“一触即发”的味道了。因此,她反复地说“梅家小姐”“不是小姐”,而且自嘲般地说“梅家小姐”“她也不贤惠”并且“不大规矩”。接着她悲愤地告诉周朴园,梅小姐没有死,她跟她的孩子还活着。对于这些心酸往事她独自咀嚼了整整三十年,真的是情不自禁地就倾诉起来。在这里,侍萍欲言又止,欲罢不能,随着感情的复活一步步地显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三、谢谢你还记得我——情感处于怀旧阶段(高潮)
  一个人对初恋总是难以忘怀的,何况侍萍还为周朴园生过两个孩子。由于本性的善良,尤其是当侍萍看到周公馆的房间还维持着三十年前的旧貌,听到周朴园对她的思念后,侍萍的心确确实实被感动了。她情不自禁地说:“朴园,你找侍萍么?侍萍在这儿。”
  三十年前的感情是难以让人心平气和的,曾经付出的真情是难以抹掉的。更何况,为了孩子,侍萍又嫁过两次,但都不如意。她什么事都做,“讨饭,缝衣服,当老妈子,在学校里伺候人”,尝遍了人间的辛酸。因此怀念起曾经与周朴园度过的快乐幸福时光,不由得抛却了一切怨恨和苦恼,不但原谅了周朴园,而且深深地被他的“一往情深”所感动。
  四、揭开神秘的面纱——情感处于激愤阶段(结束)
  侍萍在跟周朴园诉说自己的不幸遭遇时还对他充满了理解,因为侍萍认为自己之所以被赶出周公馆,不是“你”(周朴园)而是“你们家”“你们老太太”的原因。
  但当周朴园说出下面的话时,侍萍想象中的多情的大少爷,顿时变成了面目狰狞的大资本家:
  周朴园:(忽然严厉地)你来干什么?
  周朴园:谁指使你来的?
  周朴园:(冷冷地)三十年的工夫你还是找到这儿来了。
  周朴园:(忽然)好!痛痛快快的!你现在要多少钱吧!
  于是单纯的幻想变成了悲愤的控诉,她彻底看清了周朴园的本质,看透了他的自私和虚伪,愤怒斥责了周朴园的卑鄙,毅然撕毁了支票,维护了自己的人格尊严,也宣告了与周朴园的彻底决裂。
坚持住一个梦想,抓住每一次机遇,专心努力一辈子,你就可能在某一个领域中有所作为,比如文学!QQ:715838560
记得中学我们排过一个话剧,就是雷雨,挺经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