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孔子学院

秦腔当代三门抱——李梅

          梨园秦声奏新韵访梅寻踪香愈浓
  “2010年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表演奖”于25日晚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此次“文华表演奖”不再局限于参与中国艺术节表演的演员而独立评选,评奖范围更为广阔,而获奖者多为近年来活跃在中国舞台表演艺术的中坚力量。刚过不惑之年已经身为陕西省戏曲研究院艺术总监的李梅再获殊荣,位列25人大名单并且代表获奖演员上台致辞,为其个人的表演艺术,也为秦腔艺术的发展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梅香
  来自苦寒
  说到李梅今日的诸多成就,外界常常喜欢引用“梅花香自苦寒来”这句古诗,这不仅仅因为李梅以梅为名且在尚未进入而立之年即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更是因为她的成长经历犹如梅花凌风傲雪,在历经苦难之后才能够枝头灿烂。李梅11岁考人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演员训练班,学艺6年,主攻花旦兼刀马旦,硬是练出一身文武兼备的扎实功夫,唱念做打俱臻上乘。12岁初次登台,14岁主演《杨七娘》,其后,她主演的秦腔《鬼怨》及全本《西湖遗恨》,把她的表演艺术推向了新的高度。
  《鬼怨》是秦腔经典折子戏,也曾经名家辈出。为了不输于前人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李梅只有加倍地勤学苦练。《鬼怨》是一出唱做并重的重头戏,需要运用大段的唱腔和大幅度的身段动作来展示李慧娘内心的怨恨和悲愤。那出场前幕内的一声“苦哇”,在艺术处理上,李梅就着意于一种独特的追求。她运用脑鼻腔共鸣,饱含着仇与恨,凝聚着凄凉悲怆之情,回肠荡气,撼人心魄,表现了冤魂飘忽不定、忽远忽近的游踪,渗透出一派凄厉肃杀的鬼气。著名作家贾平凹曾为此段写道:“戏上的叫板,平常是旦角的在强说愁,这鬼有冤,就丹田气冲,脑鼻腔共鸣,由弱到强,至强又趋微弱,音域上下已超过两个八度,忽远忽近地就飘然来了,花园里的花、草、树木和楼阁,以及台下看戏的人,都在颤栗。”
  梅艳
  源于勤学
  1994年李梅在眉户现代戏《留下真情》中出任女主角,优美的唱腔和细腻的表演深受观众喜爱,此剧更是助她登上了中国戏剧“梅花奖”的领奖台,也可以看作李梅出演现代戏的转型之作。
  如果说,经典的传统戏让李梅唱念做打的科班功底得以展现,从而赢得传统秦腔戏迷的认知和喜爱,那么现代戏《留下真情》、《迟开的玫瑰》和《大树西迁》等则让李梅成长为一个唱、演结合甚至有时演多过唱的优秀的现代戏演员,也让她逐渐成为走出西北,跨过长江,飞越国门的知名表演艺术家。
  唱腔是戏曲艺术塑造人物的最主要手段,历代艺术家曾为此呕心沥血、奋斗终生,李梅也不例外。为了使陕西戏曲唱腔紧跟时代的步伐,给人以新潮趋时的美感,她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作出了卓越的贡献。除长期学习声乐,钻研科学的发声方法,她还广泛涉猎其他地方剧种,从姊妹艺术中汲取养分。从黄梅戏中她学到了抒情、松弛;从豫剧中她学到了通俗、豪迈;从京剧中她学到了优雅、真假嗓共鸣……
  要成为一个优秀的演员,光能唱还远远不够,如何深入人物内心,揣摩细节,培养情绪则更需要后天的努力学习。作为秦腔最高学府的戏曲研究院向来重视文化教育,刻意营造学习氛围,酷爱学习的李梅,如鱼得水,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中。学科七年,读书成了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内容,她对文学书籍广泛涉猎,专业理论更精心研读。通过文化积淀的日益加深,李梅的修养、品位随之提高,对人生的真谛进一步领悟。现在的李梅,己成长为一个人生态度达观、积极,思想活跃、清晰的新型艺术人才,言谈举止透着较高的文化素养。塑造每个角色,她从不简单地停留在人物表面,而是洞察人物的内心世界,做全方位的立体诠释,表现出独特的理解力和创造力。
  梅芳
  根植沃土
  俗话说:十年磨一戏。优秀的作品都需要时间的考验,需要千百场的实际演出来磨炼和证明,这种年复一年的演出,对主要演员来说,既是积累和升华,同时也是体力、精神和心血的消耗与考验。
  《迟开的玫瑰》已经演出了500多场,每一场都浸透着李梅的心血和汗水。李梅体质较弱,每场演出的全身心投入,让她经常累得虚脱;每次带乐排练,她都习惯毫无保留的真唱,声带常处于疲劳状态。2005年,《迟》剧参加国家舞台精品工程评审演出前紧张排练之时,李梅最敬爱的父亲因重症肌无力住院,三次报病危,家人不愿影响她工作,封锁了消息。彩排中,李梅似乎冥冥中有心灵感应,心头阵阵绞痛,以至于当场晕倒在台上。第二天,完成了演出任务,她赶到父亲身边,父亲已无力言语,带着无限的慈爱离她而去。
  辛苦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迟开的玫瑰》在西安交通大学演出,现场赢得百余次掌声,在北大,莘莘学子们含着热泪请李梅签名……青年观众对《迟》剧的挚爱、热情,不仅是对主人公乔雪梅高尚情操的崇敬,也是对李梅表演艺术的肯定。李梅演戏,情感定位准确,心理流程合理,真挚细腻,摄人魂魄。著名导演谢平安曾笑称李梅是个“钻进戏里拉都拉不出来的戏虫”,更多的人评价李梅是个“戏精”,无论“戏虫”,还是“戏精”,都是对李梅表演艺术的一种恰如其分的褒扬。
  本报记者黄小春
“三门抱”指的是李梅可以熟练运用秦腔、眉户、碗碗腔三个剧种来表演。这在戏剧界不是很多见。

李梅从艺二十年个人演唱会

本帖最后由 liuyaru 于 2010-6-12 21:31 编辑

[flash]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czMTk5MDc2/v.swf[/flash][flash]

[/flash]
[flash]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czMTk5MDc2.html[/flash]
名角李梅:让秦腔与时代同步[视频]
http://www.cnwest.com   时间: 2007-03-09 03:27:33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大 中 小
  西部网讯(韩艳 魏佳)在我省秦腔界,有一位女秦腔演员,把现代音乐的元素融入秦腔中,用自己婉转动听的唱腔,开创出了秦腔艺术的新天地。她,就是被戏迷们亲切的称为"秦腔一枝梅"的著名秦腔演员--李梅。

  在我省2006年"三秦巾帼十杰"评选中,秦腔名角李梅以得票数第一的成绩当选,并获得了"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从艺27年来,凭借在文艺界的突出贡献,李梅已经获得了无数的荣誉。赢得众多戏迷们的喜爱,

  上世纪90年代,刚刚20出头的她在眉户现代戏《留下真情》中用出色的演技为我省一举摘得了阔别11年之久的中国戏曲最高奖--梅花奖。按说,这时候的她已经功成名就了,可是,她却并不满足。

  李梅说自己总觉得秦腔观众,特别是青年观众越来越少了,青年观众的流失,是秦腔的危机,一定要创新,要改革。如果一个艺术她不能和时代同步的话,那它肯定是要被时代淘汰的。

  和时代接轨,让秦腔更加的贴近现代生活,让古老的秦腔重新焕发新的魅力正是李梅的艺术追求。功夫不负苦心人,1998年,由她主演的《迟开的玫瑰》一经上演,就在戏曲界引起了轰动。在这部戏中,李梅充分借鉴了电视、电影的表演手段,大胆的在唱腔中融入了歌剧、通俗歌曲和民族歌曲的元素。

  这部具有现代气息的秦腔戏先后荣获中宣部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文化部第九届"文华大奖",同时也列入了文化部向全国推荐的新时期十五部优秀剧目之一。作为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的榜首剧目,今年5月份,这部戏将在全国进行巡演,更多的观众将有机会一览现代秦腔的魅力。
博采众长的“秦腔一枝梅”李梅
来源:当代戏剧  发布时间:2010-01-20
三秦人民耳熟能详的表演艺术家李梅,先后主演了古装戏《西湖遗恨》、《杨七娘》、《蔡伦》、《仇荐》,现代戏《留下真情》、《迟开的玫瑰》,荣获“梅花奖”、“文华表演奖”,被省委、省政府授予“德艺双馨的艺术家”称号,被誉为“秦腔一枝梅”。台上的李梅光彩夺目,台下的李梅却鲜为人知。本文试图走近李梅,寻觅她成长的踪迹,探索她前进的道路,解读她美丽的内心。
  
    一
  
    李梅出生于工人家庭,父母与戏剧均无瓜葛。但上溯到祖辈,却有一个“装了一肚子戏文”的奶奶。或许是“隔代遗传”吧,李梅从小能歌善舞,极具表演天分。小学毕业正逢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招生,李梅一举中的。像一块璞玉拂去了泥土,从此改变了她命运的轨迹。
  
    省戏曲研究院演员训练班,师资雄厚,人才辈出。初入行的小李梅在班里并不受宠。至今仍有人说起小时候的李梅是个“不引人注目的黄毛丫头”。当时排的启蒙戏《三对面》,设A、B、C、D角,李梅排到最后,是D角皇姑。每每排戏,根本轮不到她,只能作壁上观。


    不被老师们看好的李梅,在略显慵懒的外表下,却蕴藏着一颗不甘人后的倔强心灵。她悟性极高,老师给别的同学教戏,她眨巴着浅褐色的大眼睛,静静地站在旁边看,居然学得像模像样,而天生甜美的嗓音,给了她出人头地的信心。她从唱腔、武功到表演各方面独立思考,暗下苦功,默默地等待着,寻找着施展才华的时机。
  
    时机终于来了。《杨七娘》投排,主角候选人有四个,李梅照例排在最后。在排练中,她不光按程式一招一式地表演,更注重挖掘人物深层次的内心活动,表演流畅而极具神韵,唱、念、做、打均达上佳水平,赢得了人们的认可和称赞,遂成为该剧的主角之一。《杨七娘》的胜出,成为她演艺生涯的重要里程标志。
  
    科学家爱因斯坦曾说过:“发展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的一般能力,应该始终放在首位。如果一个人掌握了他的学科的基本理论,并学会了独立的思考和工作,必定会找到他自己的道路。”学生时代的李梅,在无人赏识的境地中,没有怨天尤人、没有自暴自弃,她经受着生活的磨砺,进行着独立的思考,任自己在艺术天地驰骋,不断地积蓄着能量和艺术灵感,期待有朝一日的迸发。
  
    机遇只垂青于李梅这样有准备的人,所以她成功了。

  
    如果说,学员时的李梅在专业上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话,文化课上却称得上出类拔萃。只上过小学的她,进演训班后,遇到了一群优秀的文化课老师,特别是五十年代毕业的大学生、研究员王志直老师。

    王老师思维严谨,作风朴实,谈吐真诚而富有哲理,他不仅给孩子们授业解惑,传输文化知识,更教他们做人的道理。他鼓励李梅不惧挫折,耐得寂寞,重视文化,潜心读书,用勤奋的钥匙去开启成功的大门。在把老师的话当“圣旨”来听的少年时代,王老师对李梅成长过程的影响不容忽视。
  
    由于戏曲人才须从小培养的行业特点,演员大都未受过系统的文化教育,有些人只能算刚刚脱盲。戏曲舞台,充斥着一大批没有文化的“文化人”。缺乏书本知识,造成了演艺界人才知识结构的重大缺憾。依赖“口口相传、面面相授”的演员,演出往往“依葫芦画瓢”,“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即使能够名噪于一时,却只可称之为“艺人”,终不成艺术大家。


    戏曲研究院重视文化教育,刻意营造学习氛围,给李梅们提供了良好的学习条件。酷爱学习的李梅,如鱼得水,畅游在知识的海洋中。学科七年,读书成了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内容,她对文学书籍广泛涉猎,专业理论更精心研读。

通过文化积淀的日益加深,李梅的修养、品位随之提高,对人生的真谛进一步领悟。

    现在的李梅,已成长为一个人生态度达观、积极,思想活跃、清晰的新型艺术人才,言谈举止间豁透着较高的文化素养。塑造每个角色,她从不简单地停留在人物表面,而是洞察人物的内心世界,做全方位的立体诠释,发掘深层次的情感,表现出独特的理解力和创造力。
  
    戏魂融于心。不断提高文化品位的追求,成就了李梅的创新业绩。
  
    三
  
    人才成长离不开师承,只有“转益多师”,才能超越前贤。李梅坐科学艺的演训班几乎没有“名师”。在李梅回忆起她的艺术道路上有影响的老师时,开出了长长的一串名单:霍慧君、阎冬贤,李金霞、文小霞、郑碧骛、吕兴旺、门学周、杨天基……等等。没有如雷灌耳的名家,没有令人聪目的光环。但李梅却捕捉到了他们独特的闪光点,吸取了老师的特长。


    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为她提供了不平凡的指导:杨天基老师在声腔上毫无保留地耐心指点;张大鹏老师陪学生绑着沙袋练功;霍慧君老师给李梅辅导《鬼怨》时,启发她“动于中而形于外”,不要刻意追求外型上的潇洒,注重体验角色特定情境下的内心

    感受,表现人物的空灵、幽怨……
  
    正是有了许许多多甘当人梯的老师,集中了众人的智慧和经验,才有了李梅今天的高度。
唱腔是戏曲艺术塑造人物的最主要手段,历代艺术家曾为此呕心沥血、奋斗终生,李梅也不例外。为了使陕西戏曲唱腔紧跟时代的步伐,给人以新潮趋时的美感,她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作出了卓越的贡献。除长期学习声乐,钻研科学的发声方法,她还广泛涉猎其他地方剧种,从姊妹艺术中汲取养分。


    从黄梅戏中她学到了抒情、松弛;从豫剧中她学到了通俗、豪迈;从京剧中她学到了优雅、真假嗓共鸣。融会贯通的学习,使她突破了自己嗓音的局限:高音清亮、甜美,中音丰满、委婉,低音厚实而大气。秦腔、眉户、碗碗腔都驾驭得很心应手;古典戏、现代戏唱来都游刃有余。用不同的方法、不同的音域去表达特定人物的特定情境,已成为李梅的突出特征。可以说,李梅的实践已使陕西地方戏的唱腔艺术上升到一个崭新的层面。
  
    墨子曰:“名不徒生而誉不自长。”李梅虽未曾拜师于某一名家门下,但她喜纳百川之水,博采众家之长,终得“实至名归”。
  
    四
  
    天赋在勤奋的磨砺下燃烧。从艺多年,无论“美丽的复仇女神”李慧娘, “中国女将军”杨七娘,蔡伦之妻苦荷,还是人到中年的富婆刘姐,她演一个成一个,红遍三秦。大量不同类型的人物通过李梅的演绎鲜活在艺术长廊,奠定了她在当今秦腔界的地位。
  
    1996年8月,李梅27岁,凭借眉户剧《留下真情》,她夺得了中国戏曲演员得最高荣誉——“梅花奖”。面对曾梦寐以求的权威大奖,年轻的李梅并未被荣誉负累,披着灼灼耀人的光华,又勇敢的接受着“下一个”的挑战。她的胸中,洋溢着创造的激情,她的幸福体验,永远来自超越自己的过程之中,而大型眉户现代戏《迟开的玫瑰》的成功,则展示日臻成熟的李梅在艺术上又攀上了一个高峰。
  
    接到《迟开的玫瑰》剧本,李梅的心被深深的打动。作为与剧中主人公同时代的青年,她理解乔雪梅所有的无奈,也钦佩乔雪梅面对厄运的不屈抗争,而主人公牺牲自我来赡养老父、抚养弟妹的完美品格更让她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她认真地分析剧本,研究人物随着年龄递增、情境转换所发生的细微变化,设计角色在各种矛盾面前的情感差别,反复推敲每一句唱腔……
  
    李梅在《迟开的玫瑰》中挥洒自如、物我两忘、情真意切的艺术再现,使乔雪梅的人格魅力及其所代表的道德力量得以充分的张扬,对观众产生了强烈的震撼;而李梅在《迟》剧中的唱腔也得到了专家和群众的一致赞赏。她以情带声,情随声至,时而燕语莺啼、倾诉衷曲,时而洪钟大吕、回肠荡气,忽如游丝飘弋,忽如银瓶迸裂,忽如山涧流瀑,忽如江海潮发……沁人心田,感人肺腑,古老的秦腔艺术己走上全新的境界。
在浓缩了人物命运火与冰境界的短短两个小时里,李梅调动了自己全部的艺术积累,把对人生本质的见解,凝聚在角色的创造中。在交大,演出竞赢得百余次掌声,在北大,莘莘学子们含着热泪请李梅签名……青年观众对《迟》剧的挚爱、热情,不仅是对主人公乔雪梅高尚情操的崇敬,也是对李梅表演艺术的肯定。


    李梅拥抱着辉煌岁月,以永不停息的澎湃激情,努力把生命意义中至善至美的人间真情,不断化作醇酒一般的戏曲新作来奉献给永恒。
  
    五
  
    十五、六岁时,李梅曾以一首“在希望的田野上”吸引了东北某歌舞团团长的目光。面对不受地域限制、发展前景更为广阔的歌坛的诱惑,她犹豫过,彷徨过。然而,对戏曲表演的挚爱使她最终抵御住了诱惑,冷静地分析,使她认识到只有秦腔艺术才能从各个方面发挥自己的优势和潜能。如果说当年的决定更多地从自我出发的话,今天的李梅则站得更高。


    作为陕西戏曲的标志性人物,她真切地意识到自己的压力和责任。已得到了曾经无数次憧憬过的殊荣,她在欣喜的同时,不免有一丝惶恐:戏曲尤其是秦腔怎样从低谷中崛起?怎样与市场接轨?怎样才能争取更多的青年观众?这些问题时时萦绕在她的脑际。与走穴明星动辄几位数的出场费相比,她坚守在地方戏曲阵地上,虽然失去了一些金钱与物质,却依然无怨无悔。
  
    《迟开的玫瑰》在青年人群中的成功,给了李梅莫大的鼓舞,而通过自己的演绎争取更多的青年观众认识并欣赏地方戏,是她由衷的期望。她认为,从事现代艺术的未必就是时髦人,将古老的戏曲推进时尚的位列,是她愿倾其一生去努力的力向。她渴望学习、充电,渴望有更好的作品问世。刚过而立之年的李梅,自觉地将陕西戏曲的振兴与个人命运联结在一起,扛起了陕西地方戏曲的大旗。
  
    “冰雪磨炼后,忽放几枝新。独立江山暮,能开天地春。”清代诗人沈铁桥的这首佳作,以无比惊喜之情,塑造了梅花不畏严寒、生气勃勃、铁骨铮铮傲立于江山之间的非凡形象。在诗人笔下,梅不再寂寥地“报春”、“迎春”,而跃为春的主人。细细想来,不禁感慨:沈钦析的诗竟似乎是为李梅度身定做。期盼李梅以傲视冰雪的气概,不断攀登新的高峰,开创陕西戏曲的春天。
欢迎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