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ucius Institute

天堂里多了一位喜剧大师

——记杰出的秦腔丑角表演艺术家王辅生
他是秦腔舞台上的常青树、戏迷眼中的艺术家、晚辈心中的好榜样;他主演的秦腔折子戏《看女》红遍了广袤的大西北,堪称一绝;他的徒弟遍及陕西、甘肃、北京等地,可谓桃李满天下。他,就是有着“秦腔卓别林”“丑角大师”“西北名丑”等美誉的杰出秦腔丑角表演艺术家——王辅生。
12月的西安,寒意甚浓。一阵风呼啸而过,树上仅有的几片枯叶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大树温暖的怀抱,在冰冷的冬日中飞旋着、飘舞着,最终落在了灰尘四起的马路上,悄无声息。仰望天空,朵朵白云顿时化作丝丝白线,散了。
午后1点,和煦的阳光使人倍感惬意,心里暖暖的。当记者按下王辅生家的门铃时,只听屋内的脚步声愈来愈近,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中年妇女径直将我们迎进了王辅生的卧室。后来才知道,她是王辅生的女儿。
卧室虽然不大,但整洁干净,阳光充足,很适合老年人居住。挂在墙上的四幅照片使整间卧室更显温馨:“全家福”上的王辅生笑容满面,师徒合影上的王辅生精力充沛,《看女》剧照中的王辅生幽默风趣,生活照中的王辅生随和亲切,每幅照片都向记者传递着这位艺术家乐观豁达的良好心态。
见我们进来,躺在床上的王辅生便示意女儿和儿子扶他起来。刚过完83岁寿诞的王辅生,精神虽不是很好,但思维清晰,很是健谈,只是由于身体的原因,说一会儿就要休息上一阵儿。“我9月份还在长安区演出,可现在身体不行了,怕是再也不能上舞台了。”说此话时,王辅生有些伤心和无奈。正聊着,西安宏蕾秦腔艺术团的团长郭宏继、王福鸿带着团里的两个小演员来看望王辅生。提起郭宏继,王辅生感慨地说:“那么多娃要吃饭,在戏曲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宏继还坚持办剧团,太不容易了。你们对剧团的报道很好,像这样的事,媒体应该多多宣传。”当记者提及秦腔目前的现状时,王辅生有些激动,“我真没想到这么好的剧种,怎么成这样了,我们秦腔上千个剧本,怎么就没人演了?现在一演就是《五典坡》《回荆州》《周仁回府》,过去那么多好戏去哪了?唉!不说了,想起来我就难受!”跟随郭宏继来看望王辅生的两个小演员很懂事,见此情景,便宽慰说:“爷爷,还有我们呢!”看着两个稚嫩的小演员,王辅生一扫刚才的烦闷,提议让两个孩子和他合个影,留个纪念,“今年夏天,娃们还和我一起演《看女》呢!”
记者实在不忍心打搅王辅生休息,便和郭宏继出了卧室。作为原西安三意社演员,郭宏继与王辅生认识已有50余年,在他印象中,王辅生就像“快乐的老神仙”一样,以其乐观积极的心态、心直口快的性格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感染着身边的每个人。据郭宏继介绍,退休后的王辅生从未离开过秦腔舞台。每逢团里下乡演出,当地百姓指名道姓非要老将披挂上阵不可,尽管团里给他的演出补贴很少,但他从不计较,总是满口答应。家里人担心王辅生身体,便劝他放弃,可王辅生却说:“咱好赖是团上的人,总得顾住场么,寻到你门上了,不去能行嘛!”
当记者和郭宏继正聊得兴起时,王辅生的得意门生——秦腔丑角演员李洪刚带着一位中医来探望老师。将医生安顿好后,李洪刚便和记者聊了起来。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李洪刚就跟着王辅生学戏,因其勤奋好学,深得王辅生看重。为此,王辅生将自己的拿手好戏《看女》倾囊传授给了李洪刚。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李洪刚有诸多感慨。“老师对他的徒弟们都非常好,一点架子也没有。”和老师接触的时间长了,李洪刚便对这位艺术家更加敬重了,“老师80高龄了,每天清早还在压腿、踢腿、跑圆场、走身段,房前院落,走廊过道,总能看到他的身影。即使刮风下雨,也从未间断过。若不是近来老师身体不太好,他还会坚持。”王辅生不仅在艺术上悉心指点李洪刚,而且在生活、做人上,也给予了李洪刚诸多提点,“老师经常说:‘真想干事,席大一块地方都能练;想混日子,把皇上的金殿给你也白搭!’生活中的提点对我们这些晚辈来说,启发很大。在艺术上,老师绝对见不得一点虚假。”
正是因为长年累月的坚持不懈,王辅生演绎的众多丑角形象才会深深地扎根于广大戏迷心间。尤其是《看女》,可说是空前绝后,颇受戏迷喜爱,以至于有评论说“王辅生能离开《看女》,但《看女》离不开王辅生”。
《看女》是剧作家孙仁玉于1915年创作的一出生活戏,着力塑造了爱女虐媳的任柳氏的艺术形象,以其浓郁的喜剧色彩而夺目。自搬上秦腔舞台以来,可谓常演不衰。观众以欣赏王辅生的《看女》为一大乐事,看罢总要赞誉一番。“瞧老爷子骑驴那动作,真是绝了!”“半边脸气抖、半边脸慈笑的高超演技配上他那逼真的扮相,就是不道一句不唱一腔,也会使人捧腹大笑。”“王老的《看女》无人能及!”
从王老家中出来,已是下午3点。不知从何时起,天空飘起了丝丝细雨,为干燥的空气增添了些许温润。临别时,王老伸出手与记者道别,看着老人瘦弱的手臂,记者鼻子酸酸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一路无语。
前些天,记者在“庆贺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王辅生83岁华诞暨艺术人生座谈会”上见到了众多秦腔名家大腕,李瑞芳、肖玉玲、马兰鱼、雷开元、全巧民、郝彩凤等老艺术家对王辅生均给予了衷心的祝福和很高的评价。因王辅生经常和肖玉玲同台演出,所以肖玉玲对王辅生的印象很深,“王老是我学习的榜样!”话虽简单,却饱含了肖玉玲对王辅生的敬重。“王老的戏路非常广泛,他的适应能力也很强,善于应急,舞台上缺啥角色,他就演啥角色。”提起与王辅生同台演出时的情形,肖玉玲至今记忆深刻,她说:“有一次演出《玉堂春》,王老前边演完妓院老鸨,中间还要演崇公道,最后再演看监的禁婆子,简直就是全才。”
上世纪60年代,西安三意社排演秦腔现代戏《江姐》,王辅生被分配演敌伪警察,只有一句台词,在剧中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角色。有人担心他未必能接受,便侧面劝慰他,可他却毫不领情地说:“一桌宴席尽是肉,没有黄花菜也不行;角色没大小,就看你能不能演好。”就这样,王辅生信心满满地上了台。最终,这个在剧中“可有可无”的角色征服了观众,每次演出都能赢得满堂喝彩,更有人大发感慨地说:“到底是名流大家啊!”
从艺72年,王辅生塑造了众多丑角形象,除《看女》外,《唐知县审诰命》《八件衣》《拾玉镯》《打虎计》等传统戏和《穷人恨》《白毛女》《二巧离婚》等现代戏中都有他的身影。这些角色虽是“绿叶”,可至今仍被广大戏迷观众所津津乐道。王辅生曾说:“丑角不能光为逗人笑,主要靠神气拿住观众。”或许,这就是他塑造的丑角形象深入人心的原因之一。
不知不觉中,稿子已经完结,可记者仍沉浸在王辅生所制造的喜剧氛围当中,难以自拔。忽然,手机响了,是王辅生的徒弟李洪刚打来的。“老师走了,今天下午两点,走的时候很安详。”听着对方在电话中的哽咽声,记者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以至于李洪刚是在什么时候挂断的电话,也浑然不知。直到半个小时后,再次接到朋友的电话,才相信了这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那一刻,记者忽然发现脸上有两行暖暖的泪水缓缓地流下……
2007年12月15日14点24分,一个让人悲伤无比的时刻。
王辅生简介:
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王辅生,长安黄良葛村人。中共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秦腔艺术协会艺术顾问。曾任西安市碑林区政协委员。
1924年出生于一个贫寒农家,幼年饱经忧患,备尝艰辛。11岁时父亲病故,母亲改嫁,为谋生路,投身梨园,先入李正敏的“正艺社”,时名王泥潮。翌年至苏育民领班的“三意社”坐科,排入“辅”字辈,易名王辅生。师承王德荣、高正保、徐元民等前辈名家,主工彩旦,兼演丑角,戏路甚宽。大丑、小丑、老丑均驾轻就熟,尤精彩旦,名满西北。在迄今72年的艺术生涯中,演出剧目多达百余部,代表剧有《唐知县审诰命》、《八件衣》、《九件衣》、《扑池送亲》、《拾玉镯》等;同时在《穷人恨》、《白毛女》、《二巧离婚》等现代戏里也饰演过各种性格的中老年妇女角色。《小姑贤》、《看女》堪称千锤百炼、炉火纯青之经典。
王老天赋聪敏,好学不倦,基本功扎实,表演技艺全面,善于将丰富的人生阅历与深厚的生活积累熔铸与所创造的艺术形象之中,在契而不舍地打磨锤炼中继承创新。尊崇传统而又不泥古法,博采众长而能自成一家。尤为可贵者,台风严谨,演技规范,注重人物内心刻画,极少丑角行发噱卖弄之诟病,以力求自然质朴、分寸适度为要旨。所演各类角色,无论正义与邪恶、善良与刻薄、憨厚与刁钻、本分与贪婪、诙谐与机趣、幽默与讽喻等,都能依据角色的不同身份和性格匠心独运、精细处理,把人物刻画的栩栩如生,格外传神。可谓丑中尽现艺术美,格调高雅不流俗。1956年参加全省第一届戏剧观摩演出荣获二等奖,曾被誉为“中国戏曲的卓别林”。
作为一名深受观众爱戴、在秦腔界享有盛誉的丑角大家,王老毕生坚守“从业先修身,艺精徳更高”的信念,作风正派,严于律己,谦和待人,尊重同行,善于艺术合作,无门户之见;他认真钻研艺术,技术训练从不间断,真正做到了“曲不离口,拳不离手”,从而在舞台上永葆青春;他顾全大局,服从组织分配,淡泊名利,甘于奉献,对待工作从不挑剔,既勇于承担主角挑大梁,更乐于接受杂角与配角,高尚的职业道德堪为表率;他热爱人民,情系百姓,克服家庭困难,坚持上乡演出,从不计较生活条件,不拿架子不摆谱,对待观众如亲人,即使在退休之年,仍热衷社会公益事业,踊跃参加救灾、扶贫义演,为构建和谐社会不遗余力;他扶植新人,提携后学,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倾心传艺,不求索取,为省内外剧团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青年彩旦和丑角演员。可谓老树荫浓护新枝,春风桃李满天下。范言井行,辉映日月;高风亮节,光照天地!
不知不觉中,稿子已经完结,可记者仍沉浸在王辅生所制造的喜剧氛围当中,难以自拔。忽然,手机响了,是王辅生的徒弟李洪刚打来的。“老师走了,今天下午两点,走的时候很安详。”听着对方在电话中的哽咽声,记者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以至于李洪刚是在什么时候挂断的电话,也浑然不知。直到半个小时后,再次接到朋友的电话,才相信了这个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那一刻,记者忽然发现脸上有两行暖暖的泪水缓缓地流下……
2007年12月15日14点24分,一个让人悲伤无比的时刻。
王辅生简介:
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王辅生,长安黄良葛村人。中共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秦腔艺术协会艺术顾问。曾任西安市碑林区政协委员。
1924年出生于一个贫寒农家,幼年饱经忧患,备尝艰辛。11岁时父亲病故,母亲改嫁,为谋生路,投身梨园,先入李正敏的“正艺社”,时名王泥潮。翌年至苏育民领班的“三意社”坐科,排入“辅”字辈,易名王辅生。师承王德荣、高正保、徐元民等前辈名家,主工彩旦,兼演丑角,戏路甚宽。大丑、小丑、老丑均驾轻就熟,尤精彩旦,名满西北。在迄今72年的艺术生涯中,演出剧目多达百余部,代表剧有《唐知县审诰命》、《八件衣》、《九件衣》、《扑池送亲》、《拾玉镯》等;同时在《穷人恨》、《白毛女》、《二巧离婚》等现代戏里也饰演过各种性格的中老年妇女角色。《小姑贤》、《看女》堪称千锤百炼、炉火纯青之经典。
王老天赋聪敏,好学不倦,基本功扎实,表演技艺全面,善于将丰富的人生阅历与深厚的生活积累熔铸与所创造的艺术形象之中,在契而不舍地打磨锤炼中继承创新。尊崇传统而又不泥古法,博采众长而能自成一家。尤为可贵者,台风严谨,演技规范,注重人物内心刻画,极少丑角行发噱卖弄之诟病,以力求自然质朴、分寸适度为要旨。所演各类角色,无论正义与邪恶、善良与刻薄、憨厚与刁钻、本分与贪婪、诙谐与机趣、幽默与讽喻等,都能依据角色的不同身份和性格匠心独运、精细处理,把人物刻画的栩栩如生,格外传神。可谓丑中尽现艺术美,格调高雅不流俗。1956年参加全省第一届戏剧观摩演出荣获二等奖,曾被誉为“中国戏曲的卓别林”。
作为一名深受观众爱戴、在秦腔界享有盛誉的丑角大家,王老毕生坚守“从业先修身,艺精徳更高”的信念,作风正派,严于律己,谦和待人,尊重同行,善于艺术合作,无门户之见;他认真钻研艺术,技术训练从不间断,真正做到了“曲不离口,拳不离手”,从而在舞台上永葆青春;他顾全大局,服从组织分配,淡泊名利,甘于奉献,对待工作从不挑剔,既勇于承担主角挑大梁,更乐于接受杂角与配角,高尚的职业道德堪为表率;他热爱人民,情系百姓,克服家庭困难,坚持上乡演出,从不计较生活条件,不拿架子不摆谱,对待观众如亲人,即使在退休之年,仍热衷社会公益事业,踊跃参加救灾、扶贫义演,为构建和谐社会不遗余力;他扶植新人,提携后学,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倾心传艺,不求索取,为省内外剧团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青年彩旦和丑角演员。可谓老树荫浓护新枝,春风桃李满天下。范言井行,辉映日月;高风亮节,光照天地!
王辅生的《看女》和《拾玉镯》在大西北没有人不喜欢。